1172_461

那男子叫冷风,一个很冷酷、寒傲的名字,却长着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很不相符,他武艺高强,跆拳道道长,手下有一帮同样有着高超武艺的弟子。

他们武馆的经济来源,就是靠干保镖这行撑起来的。

这次接到屈梓楠的大单子,冷风决定亲自前往屈氏集团谈约,一来可以看看江城最强大的集团有什么不一样,而来,可以看看这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神秘男人,究竟有多神秘,多嗜血、多残酷。

今日一看,除了长的像童话中的英俊王子,表情冷酷了一点,其他的也没什么惊世的啊!

“狠好,这个你先收下,事成之后,再给你两倍的金额”屈梓楠将开好的支票顺着光滑的桌面推到了冷风的跟前。

冷风睨了屈梓楠一眼,对于他的办事效率,冷风不得不叹服,第一次合作,屈梓楠没有多问一句话,也没有多留一个心眼,这是对他自己的信任,所以,冷风心里还是有感触的。

冷风看着手里的支票上的金额,惊讶的是,比他平时接单的金额整整多出了两个零。

一番惊讶后,冷风收好支票,问了很关键的问题:“那请问期限是多久?”

如果跟其他客户一样只是一两年,那他绝对是赚翻了,这么一大笔钱,可以让他多盖一栋武术馆了。

“按季度计算,这是一个季度了金额。”屈梓楠冷冷的回答着,脸上已经浮现出不耐烦的表情了。

一个季度?天啊,那他可以盖五六栋武术馆了。

不,应该是说他不用去开武术馆了,以后转给人当保镖赚钱就好了,只要他把屈梓楠的这个单子接好,就不怕没饭吃。

小清新妹纸校园军训引人注目

“少爷出手真是大方啊,不愧是江城首富啊!”冷风一脸奉承的惊叹着。

屈梓楠冷冷的撇了冷风一眼,一脸不悦的表情:“少说话,多做事”随即,冲冷风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

“是是是……”冷风哈着腰频频点头,然后,转身欣喜的离开了屈梓楠 的办公室。

冷风离开后,屈梓楠慵懒的靠在皮椅沙发上,疲惫的磕上了双眼,看似宁静的闭目养神,可是,心里却早已翻云覆雨了。

仿佛有很多事情要做,总抽不开身,却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要做,除了公司,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夜色渐渐暗沉了,屈梓楠最终还是选择了去宾馆开房休息。

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在江城活了近三十年了,却连个可以去的地方都没有,他是何等的厌倦宾馆里的陌生空气,陌生的味道……却始终逃不掉的要去开房命运。

第二天,刘惠云接到了一个电话,见来电显示是土鬼打来的,一定是她拜托他查的事情有下落了,于是,神情也变得紧张起来,迫不及待的接通了电话。

接通了电话后,土鬼一脸神秘的惊叹道:“少奶奶,最新消息,绝对比发现新大陆还要震撼的消息。”

“快说,少废话”刘惠云冷斥着,紧张的连身体都紧绷着的刘惠云,哪里还有心情去听土鬼在那里搞神秘。

土鬼识趣的收起了神秘的气息,淡然的道:“你要调查的那个小少爷,现在和江可欣住在一个公寓里,公寓里还有一个阿婆,一个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那个阿婆就是七年前,我们找到小少爷时,和江可欣住在一起的那个哑婆,至于那个婴儿,我猜……是少爷播下的另一个种。”

繁殖能力真旺盛啊!土鬼心里叹服着。

“什么????江可欣又给阿楠生了一个小孩?”刘惠云脑子里一阵轰然炸响,脑汁四溅,只剩下一个空壳在嗡嗡作响。

土鬼没想到刘惠云的反应会这么的强烈,于是,忙接口补充的道:“这只是我的猜想而已。”

也难怪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自己没得生,却听到自己的老公和外面的女人生了小孩,是人都很难却坦然面对这个事情,更没法冷静的接受这个事情。

“别给我虚拟的答案,快去给我调查清楚。”刘惠云无力的命令着,懒散的声音,找不到威严的根源,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她穿心刺骨的痛。

虽然知道刘惠云此刻正处在崩溃的边缘,但是土鬼犹豫了片刻,还是冒着危险支吾道:“少奶奶,这个……不太好查,毕竟,这个女人和谁谁谁睡过,又是谁谁谁的种,根本没法查呀!”

刘惠云失控的低吼着:“那去给我抱过来,我看他长的像谁,然后……再做出相应的处理。”说着,美眸里闪过一道戾气,阴狠、恶毒的容颜尽现。

“偷人比查播种容易多了,我这就去办”土鬼贼笑着道,然后直接挂了电话,脸上又浮现出以杀人、折磨人为乐的表情。

那双沾满血腥的手,又开始发痒了。

伸出双手,看了看手的正反面,啧啧啧的摇头感叹道:“哎呦,啧啧啧……这双手没有鲜血的滋润,开始有些干瘪、起皱了,得好好保养才行。”

随即,土鬼疼惜的揉了揉自己的双手,然后潇洒的晃着身子,去做他该做的事情了。

江可欣的住处他早就打听到了,所以偷个宝宝应该不难吧,况且,他就算是带几个兄弟去扑了她,又能怎么样?她有反抗的能力吗?土鬼一脸奸笑的样子。

他百分百确定,这是他有史以来接的最轻松的一个单子,因为对方是个柔弱女子,还有一个风一吹就四处倒的阿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聪明睿智、谨慎低调的屈梓楠早已帮江可欣做好了保护措施。

只是……一个是被刘惠云撑起来的社会的龙头老大,一个是武术馆的馆主,两家真的撞在了一起,还不知道谁赢谁输。

朦胧的夜色弥漫着温馨的味道,皎洁的月光悄悄的爬上枝头,普照着天地万物,也挥洒在了公寓里,越发显得温馨、和睦。

四个人一起围在小餐桌上吃着晚餐,这就是江可欣经过自己的努力造就的家,每一个成员,对江可欣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一份子,不可缺少的一份子。

瑞瑞正在埋头苦干着手里的大龙虾,因为知道瑞瑞喜欢吃,江可欣特地去海鲜街挑了些上等货,因为知道瑞瑞喜欢吃,江可欣特意端菜时,把那盘大龙虾放在瑞瑞的跟前。

哑婆喜欢吃斋菜,所以,江可欣每餐都至少会准备一道斋菜。

她现在每月过万的工资,足以让她过上奢侈的生活,让她奢侈的起来的,也只要三个人而已。

吃完晚饭后,江可欣洗碗,瑞瑞看动画片,哑婆还在喂念念喝粥……。

等哑婆喂完粥后,便把念念抱在沙发上和瑞瑞一起看动画片。

“妈咪……妹妹又尿床了”瑞瑞看着念念的裤裆上湿了一大片,明眸圆睁,一阵讶异的用双手捂住了小嘴,随即,才冲厨房里的江可欣长唤了一声。

江可欣嬉笑着探出个脑袋来,叮嘱着客厅里的瑞瑞:“你把妹妹看好,我洗完碗马上就过去。”

瑞瑞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上的动画片,对于江可欣的叮嘱,只是随口的“哦”了一声。

等江可欣从厨房出来后,才发现念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地板上了,而且穿的是个开裆裤,整个小屁屁都跑出来了。

等江可欣将念念抱起来的时候,发现她的小屁屁因接触了地板而显得冰冷,于是,蹙着眉头,用责备的语气问着还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动画片的瑞瑞道:“瑞瑞,我叫你看好妹妹,你怎么把她拎到地上去了?这样会冻着的……。”

“她的裤子这么湿,会弄脏沙发的。”瑞瑞丝毫没有觉得不对的地方,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江可欣看着瑞瑞有些温怒了,于是,抓起遥控器按了关机键,然后将遥控器往沙发上一丢,侧头睨着瑞瑞,温怒道:“沙发脏了擦干净就好啦,可是妹妹病了怎么办?妹妹重要还是沙发重要?”

“我讨厌有个妹妹,你总是只顾着她,把我丢在一边”瑞瑞对着江可欣大吼起来,那满眶的戾气和屈梓楠简直是像到骨子里去了。

江可欣被瑞瑞的话语惊懵了,怎么会?瑞瑞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

江可欣一脸不可置信的测睨着瑞瑞,眼睛里闪着泪雾,她真的不希望瑞瑞小小的年纪,心胸就变得这么狭隘。

或许是从小就生活在贵族里,养成了这种独占心强的人,什么都是用最好的,什么都是他不要了,才可以丢给其他人。

对于小孩,只能细心教育,不能随便打骂,这样会疏离母子之间的感情,于是,江可欣耐心的解说道:“瑞瑞……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妹妹这么小,我当然要时时刻刻的照顾好她啊!”

见瑞瑞仍旧不服气的将小脸傲慢的瞥向了一边,江可欣只好继续诉说着道:“妈咪只想让你知道,你们两个都是妈咪的心肝宝贝,少了哪一个,妈咪都会伤心的死掉,所以,妈咪没有必要去偏袒妹妹。”

“可是,你下班一回来,就只顾着抱妹妹,疼妹妹……总是把我一个人冷落在一旁。”瑞瑞越说越觉得委屈,嘟哝着小嘴,一副很难过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