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_470

炎夏正午,空气被烘烤的失了水分,闷热至极。

池深深背着药箱,悠悠的向鹿棚走去,老远就闻到了骚臭味。

她忍不住屏住呼吸,疾步向前。

也不知道是憋气缺氧,还是出现幻觉,她要诊治的那头灰白毛鹿竟在冲她抛媚眼。

她闭眼晃着脑袋,再次睁开——

“啊?怎么,怎么是……”

“雌性,你好美!”

轰——

池深深大脑炸了一声,重心不稳向后张仰倒去。

她眨眨眼,平稳了一下情绪,转着眼珠看周围环境,到处是参天的原始树木,气候清新适人,让人忍不住多吸几口空气。

可眼前这‘成精’了的鹿怎么解释?难不成是她穿了?

从动物园穿越到原始森林?

圆眼清纯小美女纯白木耳睡衣露胸前春光房照

不,不不!这是在做梦而已!

“雌性,你这眼神好像猿族人,哦,还有你的头发,跟之前猿族的那个雌性好像,好甜美,你就是猿族的吧?”

鹿的声音跟年轻小伙一样,边低头嗅着她身上的气味,边激动的向她靠拢。

我天,容她昏死一阵,看看能不能结束梦境……

“雌性!我们交-配吧!”

“啊!妖怪啊……”

迟深深望着头顶那一排尖獠牙的鹿嘴,再也忍不住,大喊着逃跑。

她这一叫,喊跑了躲在树上的飞禽,顿时,黑压压的飞走一片。

灰毛鹿抖了抖耳朵,淡金色的眸子泛着幽光,看了一眼飞走的禽鸟,他眸光又盯向池深深,一个箭步便追上了她。

“喂!你,你怎么阴魂不散呢?”

灰毛鹿收起之前的顽劣,变得一本正经,小心谨慎的窥探着周围的环境。

“不要动,有野兽的味道。”

啥?野兽?不就是他吗?池深深不屑的撇撇嘴。

不多时,从林深处多出一双双泛着绿光的眼睛,闻着绝美的肉香,像离玄的箭一般奔来。

“啊?是狼啊!”池深深有一阵尖叫,打开药箱,死攥着微型麻醉枪。

“怕什么?有我呢!”灰白毛鹿将她护的死死的,扭头龇着牙冲他们发出兽愤的警示。

那些狼显然是有些忌惮,纷纷停住脚步,与同伴眼神交流了一番,前爪又在原地刨着土。

池深深有些看懵了,靠!还是头一次见狼怕鹿的!

“嗷呜~呜~!”灰白毛鹿仰天长吼,架势跟狼一个姿势。

池深深看着还以为他懂得模仿对手,试图混淆他们的视听,从而躲避危险。

那群狼脊背压的很低,既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又忍不住夹着尾巴。

池深深明白,这是他们在恐惧对手。

没等她接着观察,它们便一拥而上,想把她和灰毛鹿咬个粉碎,可灰毛鹿却一口咬断其中一只的脖子,因数量太多,他又要顾及池深深,结果腹部受到了攻击。

当然,那些饿绿眼的狼为了食物,拼搏的精神更胜,它们知道池深深是灰毛鹿的软肋,他们群起而攻之。

“啊!啊!啊!”随着池深深的嘶吼,她手里的麻醉枪喷出去好几支麻醉针,其中的几只狼应声倒下。

灰白毛鹿趁机咬断了其余狼的喉咙……经过一番激战,他们终于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