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免费版在线下载

“你知道你爸的死,跟她脱不了关系…”

站在段琼楼边上,卢美媛不得不提醒这个事实。

她其实不讨厌叶锦蓉,只是很难过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他们家的悲剧,以及段乘云的离世,都与那个家庭有关。

可以说,如果没有这桩婚事,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所以,即使至今,卢美媛还是挺难接受这婚事…

她的心里有一道坎。

努力劝自己忍住,却觉得怎么也过不去。

甚至,那反对的小火苗,会被人一扇就起…

卢美媛,控制不住。

“叶锦蓉是个好女孩,妈也知道。这么多天相处下来,妈并不讨厌她。”

卢美媛缓缓说着,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清新可爱少女吊带长裙野外写真恬静优雅

“可是你要知道,她是伤害你爸的凶手之一,即便是无心之过,还是造成了这种结果。所以,即使如此,你也确定要娶她?”

段琼楼沉默了一时间。

当他再开口时,言辞依旧,“不改了,就她。”

“确定不再好好想一想?”

卢美媛知道她拗不过段琼楼,但还是想再试着劝劝。

“小楼,你知道以你现在的身份跟地位,整个C市的名门千金可以随你挑。”

“我不要。”

段琼楼坚定回答。

整个c市的名媛千金,都比不过京城第一名媛。

在段琼楼心里,叶锦蓉是个完美到可以秒杀所有女人的人。

他有必要再去挑,再去浪费时间在其他女人身上。

他自己的想法,他清楚明白。

“小楼…”

卢美媛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段琼楼的态度这么坚定,没有给多她一丝挑动的机会。

“妈,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是个成年人,我有自己的思考与主见。”

段琼楼一板一眼认真回她,“关于这件事,我心里已经定了,请你尊重我。”

虽然看不到段琼楼的脸,但听他说话的语气,卢美媛的脑海里已经能想象到段琼楼一脸坚定的样子。

本来,是是想趁着段琼楼这一次休假回来,好好的,认真的跟他谈一次这件事。

但现在看来,似乎没有那个必要了。

段琼楼的态度,说明了一切。

卢美媛,心中有数。

“妈不说了,你给你爸磕三个响头,然后就在远处等我吧。妈想一个人,陪陪你爸。”

“是。”

应下,段琼楼对着墓碑连磕三个响头。

磕完起身,他把手机交给了卢美媛。

是老式的直板手机,按下按键可以听到数字播报的声音。

这样一来,卢美媛什么时候想回去,就可以打电话给段琼楼。

“妈,我去下面等你。”

交代了一声,段琼楼转过了身。

就在他转身的那时,老远处,叶锦蓉小花以及那神秘男人各自委身闪躲,闪出了他的视线之外。

正正好,叶锦蓉小花躲的角落,与那男人躲藏的角落是并排的。

一侧头,两方人便精准对上了视线。

叶锦蓉认真的盯着那个男人,不禁皱起了眉头。

太可疑了…

到底是谁?

叶锦蓉的心内,已升起了揣测。

难不成有人想害段琼楼?还是想算计段琼楼?

各种想法,已经在叶锦蓉的脑海里腾升…

就在她还怀疑着的时候,那个男人转身进入了他身边附近的小门。

身影,就此消失。

因为隔得太远,也因为他身上包得太严实,叶锦蓉什么特征都没记住。

而那一处,段琼楼踩着台阶下来,一步一步迈下,一直走到最后一隔台阶时…

他站住了脚步。

转头,就看到了叶锦蓉跟小花两人埋头蹲地,窝缩着躲在角落。

她那个位置不好,正好是个死胡同,没地方逃,也躲不了。

她们俩人蹲在地上,各自压低各自的帽子,与对方面面相觑。

还以为她们俩眼里看不到段琼楼,段琼楼就看不到她们。

真是太天真。

浑然不知,此时此刻,段琼楼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

他叉着腰,挑着眉头,睨向叶锦蓉时,一脸无语。

“蓉儿。”

段琼楼叫了她一声。

仅一声,叶锦蓉被吓得后脊发凉,浑身一怔。

一抬头,小花就看到了段琼楼审视性的目光。

“小姐…”

小花尴尬的喊着叶锦蓉,喉口一阵吞咽。

直觉丢脸。

好了。

被抓包了…

叶锦蓉,没法再装下去了…

慢慢起身,叶锦蓉又慢慢转身,面带着强颜欢笑,娇娇的看了段琼楼一声。

“爷…”

“身体还行?”

段琼楼的第一句问,不是在问她为什么跟踪他。

而是一句关心的话。

“还可以。”

叶锦蓉悠悠回答。

“脸色还挺差…”

段琼楼伸手轻抚上她的脸,那双剑眉微皱,俊颜上,写满的是担心。

“走吧,先回车上,外面冷。”

说完,他牵起叶锦蓉的手,便带着她迈开了步子。

从头至尾,居然没有一句质问,没有一句责怪。

段琼楼的态度,让叶锦蓉羞愧,也让叶锦蓉感动。

小花跟在他们俩人后面,默不吭声,选择在这时候,当一个透明人。

回到了段琼楼的车上,他打开了车内空调,把车厢气温给调高了。

刚才握着叶锦蓉手的时候,段琼楼觉得她的小手很冰。

现在,正用双掌把握着她的小手搓暖,呵气,关心自然。

叶锦蓉默默看着他的一系列举动,心里发着甜,嘴角挂着笑。

“想跟过来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带你出来。”

这边忙着给她暖手,这边段琼楼缓缓启口,“这样偷偷出来,万一出事怎么办?”

“能有什么事啊?我又不是小孩…”

叶锦蓉抿着笑容回他,眼波蕴着一汪秋水,看向段琼楼的视线关切又甜蜜。

抬眸,段琼楼便对上了她圆溜溜的大眼睛。

突然,他笑了。

边笑边摇头,一脸无奈模样。

“你笑什么?”

叶锦蓉不明白,为什么段琼楼每次一看她,都能笑成这样。

不知道对视的时候发笑,很容易破坏气氛吗?

“你今天穿的挺独特,不错。”

段琼楼边笑边点头,给叶锦蓉的这一身行装点了个赞。

叶锦蓉今天的穿着确实与平常是完全两种味道。

平常都是气质淑女风,走高大上路端。

而现在,她却成了一件嘻哈风的卫衣,前后都印着米老鼠,后面还戴帽子…

黑色的鸭舌帽,黑色的口罩,外加一只黑色墨镜,整一个不伦不类不良少女的风格。

段琼楼,真觉得有趣。

“还可以吧。没有很丑啊!”

叶锦蓉对自己的穿着没有异议。

即使这么穿,她也觉得她穿出了潮流味儿。

她也不是永远都走高大淑女范的,平常她也有走清新小资范,不良少女范。

夏天的时候也会穿热裤,也会漏脐,也会搭牛仔衬衫之类的潮衣。

叶锦蓉的衣品在网络上是一片倒的好,几乎她穿什么,就能一时带动京城的潮流风范。

所以,别小看她这件卫衣。

就这一件卫衣,在机场被抓拍时,还上过网络热搜呢。

“是…不丑,好看…嗯…”

段琼楼边点头边应着回答,面上,笑意犹在。

挺可爱的。

他只是觉得可爱。

这样觉得,段成楼也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一脸宠溺。

“蓉儿,穿什么都好看。”

突然之间,爆了一句情话。

这一声称呼,加上他的称赞,让叶锦蓉有了短暂的一刻失神。

天哪…

她听到了什么…

后排座位的小花几乎是憋了一脸笑,感觉被肉麻到。

小花觉得,段爷一定是被什么刺激了。

这短短两天时间,居然进步这么快,撩妻技能上升了一个档次。

“琼楼…”

叶锦蓉叫着他的名字,语气颇为质疑。

“嗯。”

段琼楼应她。

“没,事……”

真是要命了。

她居然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好想问一下段琼楼现在是怎么了…

为什么突然这么温柔?

但是又不敢问…

万一他是哪根筋抽不对了,她这一问,又给抽对了……那就不好了!

“嗯。没事就坐着等我妈吧。”

搓暖了叶锦蓉的小手,回身,段琼楼坐回了他的驾驶座位。

“等我妈跟我爸谈完,我们一起回去。”

“好。”

叶锦蓉点点头。

车厢内,有了一刻时间的安静。

等待的时间,显得有点漫长,段琼楼已经开始动起了手机。

边上,叶锦蓉也在刷微博,查看着最新的潮流资讯,这一边撑着脑袋刷着,一边想事情…

想着想着,她突然想到什么,立刻开了口。

“琼楼,你觉得有没有人想对付你啊?”

那边,段琼楼正在翻阅最新的军事新闻,听到叶锦蓉这无来由的一问。

他,停下认真想了一刻。

“不知道。”

答完,段琼楼又看向叶锦蓉,补问,“怎么了?”

做了这么多年的特种兵,为国家秘密进行了多少样任务,段琼楼肯定是有仇家的。

就比如三年前在边塞地区,他与他国毒枭,军火贩子交战时,发现有不少敌方都对他有不同程度的认识。

知道他的代号,知道他带的队伍,甚至知道他段琼楼的特长是哪一处。

那时候的仇家,来自各个国家。都是穷凶极恶的危险人物。

段琼楼……不好说。

“我发现有人在跟踪你,也可能是调查你。”

叶锦蓉提出了她的疑惑。

“刚才,在墓园里,看到一可疑的男人。打扮得一身黑,眼罩墨镜帽子戴的很严实,而且,从头到尾眼神都在你跟伯母身上。”

闻言,段琼楼眉头一皱。

“我现在怀疑,那个人要么就是私家侦探,派来调查你。要么就是你仇家,故意跟踪你。但我观察了一下…”

叶锦蓉素手摸上她的下巴,边点头边分析。

“如果是私家侦探,肯定会有摄像头,或者是相机。而且私家侦探一般不会穿的那么严实,会穿的比较随意。因为一旦身上掩盖的东西越多,就越会引人注目。”

“但如果是你的仇家,那就不好说了。很有可能只是跟踪你,调查你,有可能再抓你的弱点。”

叶锦蓉慢慢分析,一下便将一件小事剖析到了这种程度。

她很聪明,脑子也转的很快。

想事情的思维非常有逻辑,段琼楼对她的意见进行了深刻思考。

脑海里出现一个对象…

三年前,跟他作对过的别国的退役特种兵。

那人,曾经在当特种兵时跟段琼楼有过交集,但退役之后,干起了黑暗的勾当。

也因为3年前的一场扫毒任务,段琼楼再遇那人。

那时,争锋相对便深入到了私人生活。

段琼楼在边塞地区结交的良好市民,一一被那人调查针对,继而杀害。

如果叶锦蓉分析的没错,段琼楼这第一反应能想到的人,便是那人。

但,他不希望是那个人。

“需不需要我派人调查一下?”

叶锦蓉开口问他,“我有朋友可以帮我调查。”

“不要。”

段琼楼,一口拒绝。

拒绝的这么果断干脆,让叶锦蓉有点懵。

她不免狐疑看向段琼楼,似乎不太相信,段琼楼居然拒绝了她的好意帮忙。

“我来调查,你别管。”

此时的段琼楼,已是一脸严肃,面目绷的紧实。

看起来威严又可怕…

叶锦蓉大概能猜出段琼楼为什么会是这种态度,于是,她保持缄默。

“这段时间,最好都别出门。等我调查清楚,确认安全,再开始活动,明白吗?”

段琼楼还给了她一声交代。

叶锦蓉点头应好。

“那还有一件事…”

叶锦蓉又想到一事,觉得应该跟段琼楼说。

段琼楼看向她,眼神给了她一个允许开口的意思。

“你叔叔,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我叔叔?”

段琼楼被她问得懵了一下。

他思考了许久,而后开口,“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

段琼楼不敢擅自发表意见,因为他能猜到,叶锦蓉肯定有不同的意见。

叶锦蓉在段家呆的不长,但是发现的问题很多。

这些,都是段家真实的问题。

段琼楼不知道。

“我觉得你叔叔是个两面小人。”

“怎么说?”

段琼楼挑眉看向她。

“第一眼看到你叔叔,觉得他客气温和,说话不带攻击性,还孝敬长辈,照顾晚辈,是个挺好的男人。但是,我觉得他不简单。”

叶锦蓉慢慢摸着她的下巴,小动作彰显她在思考,在分析。

“我怀疑,你家那些长辈之所以联合起来赶我走,都是你叔叔在背后教唆的。除了你叔叔可以煽动这么多人以外,我想不到还有其他人。”

段琼楼认真的听着叶锦蓉的话,看着她她陷入自我思考的模样,他的眼神在放亮。

她是个很厉害的女人。

段琼楼能看得出来。

从想事情的方面,到处理事情的方面,再到分析每一件事的思维上来看……

叶锦蓉的智商高的可以去破案了。

“你叔叔是你们段家的家主,他的性情温和,肯定跟段家每个人都处的不错。所以其实在你们家里,他很有号召力…他的一句话,肯定有引导能力。”

“而且,源凯那小子说你叔叔讨厌我。就凭这一个理由,可以说明,你叔叔就是鼓动人心的始作俑者。”

“所以,我认为,你叔叔这个人不简单。他现在看上去是在赶我走,实际上,他想对付的是你。”

点下头,叶锦蓉给她的分析做了个结尾。

然后她转头,瞧了段琼楼一眼。

愕然发现,段琼楼正目光如炬的盯着她看。

那一时间,叶锦蓉不禁烧红了小脸…

心里,紧张了!

“你…干嘛这么看我?”

“蓉儿。”

段琼楼对她舒唇一笑,忍不住又伸手轻抚上她的小脸,“你太聪明,怎么办?”

段琼楼可能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

因为段乘云走后,段琼楼占据着段氏集团最大的股份,所以,段家好些人的眼睛都盯在段琼楼身上。

盯了也这么多年了,段琼楼从来没有把这问题当回事。

没想到,叶锦蓉才来这么短短一段时间,就看出了这问题的根源。

她,真的太聪明。

段琼楼,不知道自己能不能hold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