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网网页版进入

这表面功夫的修炼,还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再怎么想要镇定,被戳到软肋的时候,还是会止不住的慌乱。

靖婉脸上带上了几分冷意,“我娘是什么性子,我最清楚,连只蚂蚁都不敢捏死的人,会下狠手去剥夺一条命?这骆家后院里,谁想害她,也无非就是那么两个人,要不就是白姨娘那个蠢货自导自演,要不就是……你能提前知道,想必后一个人的可能性更大,不管是谁,她最好是就尾巴收拾得干干净净,否则……还不滚,等着我叫人拿扫帚将你打出去?”

骆靖颖敢在靖婉面前张狂,可是却从未见过她这般冷意十足的模样,莫名的有些害怕,也不敢再辩解什么,带着她的人,有些落荒而逃。出去之后,止不住更害怕了,之前在她从园子里回去,她娘问了她几句怎么不高兴,她一五一十的说了,刘氏却笑笑,告诉她,很快会帮她出气,还说有个贵女在更好,她就想着肯定是她娘准备出手了,于是几乎没考虑,就兴冲冲的就跑到海棠雅居,结果呢,好戏没看成,回去可能会挨罚不算,更关键的是,可能坏了娘的大事儿。

靖婉安静的坐着,可是孙宜嘉明显的感觉到她心绪不对,第一次无视了奶娘的“意见”,并没有因为她的示意就起身告辞,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这么走人才是伤人心,而且那婆子会闹过来,显然是因为有她在的缘故,不然谁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而目的不言而喻。“婉妹妹……”

靖婉看向她,不想笑,也没有勉强自己笑,“嘉姐姐,让你见笑了。”

“婉妹妹,其实这没什么,哪家后院能够干干净净?而且我相信你,也相信能生出你这样女子的那位夫人定不是心思歹毒的之辈,这件事但凡有眼睛的,谁看不出是有小人作祟,你别往心里去。”

“嘉姐姐诚心待我,这种事既然闹到了明面上,我自然也不会遮遮掩掩,好姐妹嘛,自然是好事坏事都能坦诚,我也相信嘉姐姐不会因此就对我有不好的看法,只是希望嘉姐姐不要因为这糟心事儿影响心情。”

“这事儿倒是不会影响我,不过你这闷闷不乐的小模样倒是影响我了。”孙宜嘉伸出手指头刮刮她的鼻子。“不要操心这种事情啦,再不济还有你祖母坐镇呢。”

“不满嘉姐姐说,这事儿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不在意,我在意的是,那条小生命还没成形就没了。说实话,我并不喜欢父亲的庶子庶女,但也仅仅不喜欢他们这个身份,而不是他们本身,我可以冷待他们,可以无视他们,只要他们不惹到我头上,同一屋檐下,我可以与他们平安无事的相处,却不想看到他们无缘无故的没了命,上天既然让他们来到这个世上,别人就不该轻易的剥夺他们的生命。”

孙宜嘉怔了怔,她不曾想到,婉妹妹的心这么良善,这么柔软,“这……想法是没错,但是,有时候,这会害了自己,害了至亲至爱的人。”

靖婉淡淡的笑了笑,“嘉姐姐多虑了,我只是秉承着不去主动伤害算计别人,但是别人若是主动对我出手,我同样不会客气的。有些人不给她点深刻的教训,总当我们二房的人是泥捏的。嘉姐姐今儿不若先回去,”靖婉说着,靠近了些,“嘉姐姐在这儿,我手痒想要收拾人都不方便呢,让你知道是一回事,让你亲眼瞧见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这形象还是要的。”

孙宜嘉扑哧一声乐了,“你想让我瞧见也不可能,你乐意,你家的人也不会乐意的。行吧,我就先回去了,我改日再来玩,你没事也多去定国公府瞧瞧我,我平日里很无聊的,不然当心我天天往你家跑。”

呆萌小清新美少女吊带淑女裙治愈养眼清纯图片

靖婉点头应允,让丫鬟将方子抄录给她,然后送她离开。

靖婉折回,也没急着去落梅居瞧瞧,“那婆子在哪儿?”

“姑娘,在柴房里。”

“奶娘跟着吧,其他人就不用跟着了。”

她们知道,自家姑娘是担心她们听到不该听的话,可也不想想,她自己比她们还小呢,可是,她有时候就这样,做下人的也不能忤逆她。

柴房外面,一个粗使婆子守着,龚嬷嬷并不在,想来是去白姨娘那边瞧情况去了。

等门打开之后,靖婉走进去,对于这别人眼中脏乱的地方也不在意。

那婆子相比之前的又哭又嚎,此时此刻显得很安静,不过,意外的是,身体有些止不住的颤抖,如果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倒是情有可原,可是从她的眼神中,靖婉觉得大概不止如此。“她有没有说什么?”对看门的粗使婆子问道。

“回姑娘,没有,将她带过来之后,龚嬷嬷就问过了,可她一个字都没说。”

靖婉点点头,并不意外。“现在呢,依旧不想说点什么?”

那婆子抬头看着靖婉,嘴唇蠕动,眼神中有希冀,又有犹豫,看得出来,她内心很挣扎,可是最终她还是保持了沉默,低下头,缩成一团。

靖婉走了,不恼不怒,不喜不悲。

可就是这态度,让那婆子更怕了,之前龚嬷嬷既没有骂她,更没有让人打她,只是随意的问了几句,随后近身对她说:你也算是骆家的老人了,大概也不会仅仅为了点钱财就背主,你能当着外人往姑娘身上泼脏水,显然是不在乎死活了,那么白姨娘那边你大概也掺了一脚,物尽其用嘛,想来你也不是孤寡老婆子,当真是孤身一人,就该想着颐养天年了,哪还会干出这等晚节不保的事情,就只剩下唯一的可能了,有人抓了你至亲相要挟,也许你为了他们也需要钱财,你作出这种事也是可以理解的,然,理解归理解,却是绝不能原谅,不管你的至亲有多少,是在府里还是府外,最迟今夜子时,你都会与他们一一相见的。

婆子不想相信,更不愿相信,可是龚嬷嬷的态度太平静,太笃定,加上三姑娘没有半点姑娘家遇到这种事该有的慌乱,就算一再的否认,心中却越发的害怕,她一把年纪,死了无所谓,可她那唯一的孙子,父母早亡,他还不到十岁……婆子越想,泪水啪嗒啪嗒的掉下来,三姑娘一向良善,或许或许……婆子突然起身,冲到门前,使劲的拍门,“姑娘,老奴知道错了,知道错了,老奴什么都说,老奴死不足惜,只求姑娘救救我那可怜的孙子,姑娘,姑娘……”可惜,仍她喊破喉咙,也无人理会。

落梅居里静悄悄的,这里是二房的主院,只有靖婉的爹娘住在这里,姨娘们跟两个庶妹都在后面的小院,想来,现在人都在那里。

“三姑娘来啦,夫人有点事,不在呢,先到屋里坐坐,奴婢给您泡杯茶?”张氏身边事的大丫鬟绿梅见到她,忙上前来,心里却有些着急,三姑娘怎么恰好这时候过来了?她那里不是有贵客吗?

靖婉摆摆手,“白姨娘那边如何了?”

绿梅脸色一变,“是哪个嘴碎的将事情捅到三姑娘跟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