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老板一回头,就看见林寒又回来了,急忙走了过来,有些疑惑地说:“林先生,您这是……还有什么事吗?”

林寒说:“金老板,我有一事,想向您请教。”

金老板说:“林先生客气,有事但说无妨,凡金某人知道的,一定相告。”

林寒说:“刚才我看到橱窗里有张照片,有些疑问,特来向金老板请教一二。”

金老板的闻言,松了一口气,说:“原来您问这件事啊,那我详细给你说说吧。”

金老板用手一指旁边的一间办公室说:“林先生,里面请,我们坐下来慢慢说。”

这间办公室比较小,有一张书桌,后面有一个文件柜子,两把椅子。

两人坐下来,金老板还让人上了茶,然后就一本正经的给林寒讲出一段奇闻来。

原来扬子江对岸老君山上有个道观,叫太极宫,是真龙门派的道场,本地人都称这道观为老君洞,道观主持叫天一道长。去年春天,天一道长专门派人来到新海派相馆,委托金老板上山给一个长寿的道长拍张照片。

据说这个长寿道长原是一个云游道人,道号清云子,原是綦江莲花场人,拍照片时已有一百七十岁。

金老板开始也不相信,不过,毕竟是做生意,也就上山去了。

拍照片很快就搞好。天一道长特留下金老板吃午饭,并告诉金老板,他自己还是小道童的时候,青云子就已经在道观里了。如今,天一道长自己也有70余岁。如此算下来,青云子至少应该来老君洞清修已有六七十余年了。

文艺妹子清新旅行写真

这个青云子平日独居,待人厚道,沉默寡言,从没有看到过他生气或者发怒。

而且他还会太极功法和中医,平日以采摘中草药和替人看病为生。每逢赶场天,就带着采摘的草药去附近的黄桷垭场上摆摊,治病卖药。

不赶场的日子他除了采药之外也会游乡治病,方圆几十里,治好过不少的病人,被乡民誉为神医。

虽然是听天一道长亲口所说,金老板开始也是不相信的。不过天一道长又说了一件事情,却让他不能不信。

原来这青云子当年开始游乡治病的时候,他雇佣过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为其挑药担子,而如今这个少年已经以90岁高龄去世了,而青云子,依然还健在。看他模样最多也只有六七十岁,而且皮肤红润丰腴,完没有一般老人鸡皮鹤发的样子。

金老板一口气把这事说了个清楚明了。

他喝了一口茶又说:“林先生,我认为这事不可不信,但也不能信。”

林寒点点头,又从书袋里拿出那本《林氏长生不老秘诀》对金老板说:“不知道这个林清云是不是就是青云子?。”

金老板看到这本书后,笑着说:“确实,这个林清云就是青云子,但是这本书并不是他亲笔所著的。据说有一个綦江的书商,也不知道哪里听到这些传说,就去老君洞拜访过青云子,然后就以他的名义出了这本书。”

金老板边说边拉开桌子抽屉,拿出一本和林寒手中一模一样的书来。

金老板有些自嘲地笑着说:“你看,我手中也有一本,闲暇的时候也曾经翻看过,但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林寒点点头说:“也不知现在这位青云子,是否还在老君洞?”

金老板说:“现在我就不太清楚了,当初拍好照片之后,就给天一道长送了上去。我自己也留了一张放在橱窗里。我这相馆开业以来,一直比较忙,也没有时间去拜访天一道长。”

金老板继续说:“如果林先生你有意,不妨亲自去老君洞拜访一下天一道长,问个明白。”

林寒又随口问了去老君洞的线路,然后,谢过金老板,就走出了照相馆。

林寒暗想,这事有些蹊跷,这个林清云至少不是林氏家族中人,这个时期的族谱中无对此人的记载。如果金老板所言不虚,此人就算没有一百七十岁,也应当是一个百岁老人,如今我找不到林城池,不如抽空去探一个究竟。

林寒看天色还早,张芸峰也没有这么快办完事。如果抓紧时间,应该还可以赶回来和他汇合。

林寒想好就不再犹豫,挥手叫了一辆人力黄包车,先到东水门码头,然后坐渡船过扬子江,到达南岸海棠溪。

他下船后沿江边的石梯坎,穿街走巷,曲折迂回的走了约半小时,来到陡峭险峻的青牛崖下。然后沿着崖壁左侧松树林中的石台阶上行,直达老君洞山门。

这段石台阶极其陡峭,上山还好,特别是下山,那真是走得步步惊心,提心吊胆。

这条路虽然险峻,信徒游人却不少,只不过在中途都会稍歇片刻,难以一口气走完。

林寒提一口真气,很快就到了山门口,山门牌楼上刻有“太极宫”三个大字。

他进了山门,就看到“三清殿”,殿前是一平台,平台上有一巨型香炉,一大群善男信女们正在虔诚膜拜、敬香祈愿,四周香烟缭绕,香灰随风飘散,可见这是一座香火旺盛的道观。

林寒发现这座道观建筑,独特玄妙,各主要殿宇如“玄”字形般,依山势而建,自山门盘旋而上,九重殿宇,层层叠叠,空幽险峻。老君山松柏郁郁、古木参天,确实是修行的好地方。

林寒穿过人流,来到正殿“三清殿”前,见一道童正在清扫地上落叶,遂上天打探天一道长住处。那道童看他一眼,也不言语,自顾扫他的地。

林寒无奈,只好自己在道观里四处巡游。转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天一道长的居处。

他一抬头发现自己又绕到了“三清殿”前,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顺步就进到大殿中。

“三清殿”里供奉的是太上老君、南极仙翁和北极紫薇大帝。殿内灯火长明,经幔飘舞。三位神仙塑像自然是道法庄严。案前也有不少信男善女在磕头膜拜。

林寒并不是一个信佛问道之人,多看了几眼,也觉得无趣得很,正准备要离开。

这时,就看到从大殿外走进来一个年轻女子。二十来岁,明目皓齿,相貌娇美,身材窈窕。一头长发,用素色头巾束在一起,披在肩上,一身青衣素裳,衬托她凝脂白玉般的肌肤,更显得凌霜傲雪、清新脱俗。

但见她上香,磕头,有礼有序,自见章法。之后双手合于胸前,露出一截白皙的臂腕,正在默默的祈祷。

虽然这女子背对殿门,身居大殿暗处,林寒仍然清楚的看见这女子双眉微蹙、脸上流露出的一股淡淡的忧伤。

林寒心里不禁轻叹:此等绝色女子,真是神仙姐姐,不知不觉又添了几分我见犹怜的心动。

很快这女子祈祷完毕,站起身来,对边上磐鼓的道士微微点头鞠躬,然后转身向殿外走去。

林寒望着她纤细背影消失在大殿门口,赶紧跟着追了出去。

这女子走在前面,没有回头。没多久,就走到山门处。

突然,旁边有一个身材微胖,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迎着她走过来。

林寒感觉这个人身形有些熟悉,正迟疑间,这个女子已经迎过去,很自然地挽住那个年轻人的手臂。远远的还能够看到那个年轻人和她在说话,样子很是温柔体贴。

林寒心中一动,忙凝神细听。在喧哗声中隐约能听到那个男人在说话:“小慧,你不要担心,伯母的事,我会尽快安排,及早把她接到重庆来。”

又听到小慧温柔的说:“谢谢世安哥,又让你费心了。”

林寒猛地想起来了,这年轻人正是林森主席的秘书黄世安。

林寒想再确认一下,发现黄世安和小慧已经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

林寒急忙向前跑了几步,赶到山门口往下望去,路上除了依旧络绎不绝,上上下下的人流,并没有看到他们两人。

林寒只好放弃了寻找。

他一转头,就看到山门边站着一个中年道士,正一个人旁若无人的远眺风景。

这道士身材高大,宽眉大眼,一脸的络腮胡子,若不是穿着一身道袍,倒更像一个恶人。

林寒心中一动,便走过去抱拳拱手道:“这位道长,学生修道不久,有一事不明,不知道长能否帮我解惑?”

这道士瞪着一双牛眼,横竖上下,看了林寒几眼,良久,没说话。

林寒暗道,奇了怪了,这道观的道士都是这个臭脾气,不理人?

他正准备转身离开。就听那道人说:“你有什么不解的,说来听听,看本道爷能不能给你解一下疑惑。”

林寒一听这话,心说,这什么道士啊,开口就称爷,难道是和花和尚一样的花花道士?

林寒还是恭敬地说:“学生有一事不明,一人修道,若最终不能得道升仙,不知能否长寿,请道爷解惑。”

这道士听林寒叫他道爷,心中一喜,眼睛一亮,笑着说:“你这学生娃儿,懂事。你要懂得道法自然之理,只要你修炼得法,自然会长寿。”

林寒故作满脸怀疑地说:“话虽如此,不知道爷可有例证。我知道的大多都是乡野传言,往往以讹传讹,荒诞无稽,不可轻信。”

这道士有些生气,微怒道:“谁说没有例证,本观青云子道长,年过一百七十岁,就是例证。”

林寒一听这道士上了他的套,忙趁热打铁地说:“那就烦请道长带我去见见青云子道长,以解我的疑惑。不然,道长就是在诓我。”

这道士怒道:“你这个娃儿,见就见,你以为难得了我,其他人见不到,我怒道人就见得到。”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