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林羽之间的切磋是林天赐头一回跟同期修士中的佼佼者交手,也是第一次手段尽出……好吧,并没有尽出,至少红莲劫火跟激光剑什么的还没用。

不过他这儿有底牌,难保林羽那边也有底牌没翻,平心而论,大派弟子不该就这么点能耐。

此次切磋也暴露了林天赐的不少问题,像法术、掌法和符之间的连协差,使用时机不太好等等。

例如巨颚龙卷的使用,这玩意儿是攻防一体的强力法术,结果林天赐的使用时机不太对,让巨颚龙卷变成了单纯的防御性质,否则被卷入那阵狂风之中怎么也会让林羽手忙脚乱一阵。

另外就是符准备的太少了。

以前林天赐总是执着于法术,符虽然也有学习,但用心程度显然不一样。

这次因为孟极的点拨,林天赐才意识到自己之前一直都在跑偏。

修士寿命极长,确实有很多时间学自己想学的东西,但因为资质和精力有限不能面面俱到,所以修行重点就必须有先后。

林天赐以前一直是法术优先,可手里没多少能学的法术,于是就一直很纠结,陷入了舍本逐末的死循环。

孟极一席话让他明白想学法术可以,前提是把符玩溜了再说才是正途。

这就怪不得别人了,是林小哥儿自己走进死胡同准备不足的锅。

比试切磋能给修士带来非常直观的好处,尤其是与自己修为战力接近,风格却又完不同的修士切磋,带来的感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也就难怪总有一批人特别热衷这个。

背带裤黑长直校花美眉爱自拍

只不过这次切磋的结果多少有些戏剧性……或者说虎头蛇尾?

像林天赐他们这种大派弟子,修为接近神功秘法颇多,真干起来肯定要大战几百回合,最终不可避免的会被拖入持久战。

但只要一个错误被放大,胜负往往就在一念间。

老实说,林天赐自己也没成想这么容易,他一砖下去就是为了吸引一下注意力,然后寻机来上一下狠的。

可谓瞎猫碰上死耗子,正好赶在林羽有一瞬间分神之际,再加上板砖作为法宝实在是太出乎意料。

不论如何,胜负已分,会有这个结果说到底还是林羽临阵分神的错,他本人也对此没有异议,酷酷的说了两句场面话,随即跳下天柱山打算运刀而走。

然后就被许鹏飞给抓了回来。

因为接下来有个宴会……

不论古今中外,也不论是不是换了个异世界,虽然形式各有不同,但本质依旧是一样的,好像大家都喜欢在饭桌上交流感情。

兽王堂为了参加游历盛会做足了准备,别的没有,好酒好菜管够。

有吃有喝林天赐肯定不会拒绝,许鹏飞也不喜欢假来假去的客套,上桌就是吃肉喝酒,痛快的很。

唯一有点蛋疼的,就是坐在许鹏飞另一边的林羽看林天赐的眼神特别莫名其妙,不知道是因为心有不服还是因为这货是个超级大近视,看谁都眼神空洞,多少有些不自在。

“贤侄喝酒痛快,颇有你师父当年的风采。”

能不痛快嘛,喝酒跟喝饮料似的……

凌云子跟许鹏飞关系不错,天水宫又有大恩于他,冉青莲和林天赐自然就都跟许鹏飞坐一桌。

“林贤侄……”

见林天赐跟林羽都抬头,许鹏飞矫正道:

“天赐贤侄。”

林羽这才再度默不作声的继续吃菜喝酒。

话说他一个超级大近视,不戴眼镜居然对平时生活没影响。

不过现在不是琢磨别人的时候,因为许鹏飞拍着林小哥儿的肩膀说:

“喝酒像你师父,但天赐贤侄的桃花运比你师父强多了,当年我们一起周游天下的时候,寻常女修都不敢靠近十丈之内,端是威风凛凛。”

屁的威风,这明显是被讨厌了吧!

“说起这个,你师父当年很稀有的走过一段桃花运,虽然对他来说可能是桃花劫,怎么样?想不想听?”

许鹏飞好像有点喝多了,说话都大着舌头,这明明不是仙酿啊……

这大概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话说回来,有关于凌云子的黑历史确实有点想听。

许鹏飞正要眉飞色舞的描述一番,一旁的冉青莲打断道:

“鹏飞叔叔,侄女此来想求您看看福伯的病……”

冉青莲会来兽王堂,主要是担忧天水宫生病的灵兽,那灵兽就叫福伯。

这福伯是一只水麒麟,从天水宫建派就以存在,可以说天水宫员都是由这位福伯看着长大的。

“好侄女不用担心,不久前你师父才派人送信给我,我也去看了,福伯好着呢,就是因为年纪大了,精力不如以前,不是什么病。”

这话让冉青莲放心了不少,对于天水宫员来说,这只叫福伯的水麒麟几乎跟自己的长辈无疑。

但许鹏飞这话,恐怕连他自己都不信。

不久前他确实是去天水宫看过,福伯并不是生病,而是寿元将至。

水麒麟跟一般的灵兽不一样,它是当地天地所生的土地神,守护天水宫方圆五百里的土地。

是故福伯寿命极长,比龙都要长很多。

从天水宫建立至今已经数千年,福伯也眼睁睁的看着天水宫从一个小小的冉姓家族发展到现在的水平。

能活这么久,除了水麒麟本身寿命就很长之外,天水宫对于周边土地的维护也起了大作用。

但再怎么长寿,总有用光的一天,时间会摧毁一切有形和无形之物,没有例外。

土地神死后,它会重新回到生养他它的土地当中,并不会入地府轮回。

然而生命之所以令人肃然起敬,就在于生生不息,老一代水麒麟死去,将会有新的水麒麟降生。

话虽如此,生离死别终归是让人悲伤的事情,修士也不例外,许鹏飞心知福伯命不久矣,撒了个小谎,免得冉青莲伤心。

这事儿多少有些沉重,许鹏飞当即转移话题:

“你们这些年轻人多多交流,正所谓出门靠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这倒是没错,尤其是对于散修来说,人脉更是最重要的本钱。

许鹏飞在创建兽王堂之前就是一介散修,自然对此感触颇深。

“我的大弟子跟你们同辈,如今也在外到处游历,若是碰到了还请诸位小友多多照顾。”

有举办游历盛会试炼资格的门派,自然就有弟子正在参与游历盛会。

一开始,许鹏飞并不打算收真传弟子,因为兽王堂初成还有一大堆事儿等着去办,教导弟子会严重占据这些时间,何况他也要修行的。

不过当年流星之子的传闻喧嚣尘上,于是在流星之子成长之际,许鹏飞也将信将疑收了个真传弟子。

结果发现这传闻还真没有作假。

流星之子资质普遍的高,这一届弟子中,哪怕是在平均值的弟子,其资质也属于往常百年不遇的人才,看的许鹏飞都有些嫉妒了,恨生的早啊。

他说多多照顾,其他人也都回了两句岂敢之类的场面话,毕竟都不一定能碰上。

随即许鹏飞又朝林天赐和林羽挤挤眼睛:

“她是个漂亮姑娘,两位林贤侄不感兴趣吗?”

“……”

冉青莲一听没了兴趣,她不是弯的,就是喜欢**。

但说好的北地豪侠呢?这画风不太行啊……

晚宴吃的倒是酣畅淋漓,就是许鹏飞这个所谓的北地豪侠画风不太对。

一众参加试炼的修士也纷纷跑来敬酒混个脸熟什么的,酒桌上的交际嘛,反正大家都是修士又喝不醉,再说混个脸熟有好处没坏处,林天赐倒是也跟在场的修士大多都认识认识。

吃过晚宴,自然要在兽王堂暂住一宿。

玲珑这姑娘依旧在床上滚来滚去,似乎是还在回味刚刚吃的饭菜。

跟林天赐混久了,玲珑也沾上爱好口腹之欲的毛病,一开始因为周围都是生人不敢出来,后来见他们吃的那么开心,就忍不住附在林天赐身上好尝尝味道。

而林小哥儿自然是在研究那块雷精。

林天赐和林羽胜负已分,但第二第三名的归宿还未决定。

对此,林羽只来了句‘我不打女人’,冉青莲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于是就很痛快的把第二和第三名给定下来了。

或许也有第三名的奖励是水髓最适合修行水行功法的冉青莲这层关系,所以这姑娘才那么痛快的认输。

至于玲珑……

她可以说一路上完咸鱼过来的,还真不好意思参加到名次争夺当中,何况她也不在乎这些就是了。

雷精乃天雷偶成,蕴含强劲的天雷之力。

比起雷击玉,雷精中的天雷之力凝而不散,与修士渡劫时的劫雷类似。

寻常修士拿到雷精,多半都是用里面的天雷之力淬炼法力,可让法力纯度更高,境界更稳固。

林天赐就属于不走寻常路的那小半,他的境界之稳固根本不需要再耗雷精淬炼,比起那种消耗品的用法,雷精之中的雷霆变化才是他现在最关注的。

想学霹雳归藏,就要有雷法前置作为参考,然而因为掌心雷跟霹雳归藏之间差了一个七品雷法,作为参考不怎么够,所以始终林天赐都有些不得其法。

有这块雷精辅助参悟,想必学会霹雳归藏应该会容易的多。

当然,最重要的符自然也不能落下。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