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哗然。

满堂震惊!

从领导到潘喜成再到媒体记者们,几乎一个个目瞪口呆。

看到宋澈那一副理直气壮的脸色,他们甚至都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高伟的问题,不可谓不阴险,分明就是一个大陷阱,这点大家都看得出来。

但宋澈居然不带丁点的犹豫,就直接往里面跳了,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连暗中观察的华无双和顾子夏等人,也呆愣了好半响。

半响过后,华无双艰难的扯动了一下嘴角,道:“这家伙……我是真看不懂了……”

顾子夏嘟囔道:“我想起了一首歌。”

“什么歌?”

“蔡依林的。”

听到顾子夏也极具跳跃性的思维,华无双咂咂嘴,内心回荡起一段歌词:

简单的哈喽kt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不错,这段歌词就是宋澈此刻的写照。

她们都想到宋澈很可能会跳进这口坑里,但都没想到宋澈会用这么风骚露骨的姿势一头栽进去。

难道这家伙就不知道,这么跳进去,简直是顺带把铲子递给了高伟,等着人挖土把自己给活埋了嘛?!

不止大家无法理解,高伟同样摆出一张大写的黑人问号脸,甚至他还回顾了一下自己的提问,确定没有语病或逻辑问题。

那么,有病的就该是宋澈了。

虽然高伟不认为宋澈的智商会低到这个程度。

不过,面对递到手边的铲子,高伟可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

“宋专家,这么说,你是承认自己当时是故意殴打嫌疑人了?”高伟犹如打了鸡血似的,斗志盎然。

“如果你还听不懂我刚刚的话,那么我建议去脑外或者神经科挂个号。”

宋澈径直道:“甚至你这个提问都是多余的,监控视频都放出来了,还需要质疑我殴打嫌疑人的行为?”

“……”

大家一寻思,

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

有视频为证,宋澈在嫌疑人被制服后,折回来暴打嫌疑人的行为确凿无疑,怎么都抵赖不掉。

高伟碰了一鼻子灰,却不气馁:“那么,你等于承认自己是故意报复咯?”

“如果高危同志你不是在玩文字游戏,那我反而得建议你学好语文。”

宋澈冷笑道:“我只是承认自己故意殴打了嫌疑人,可没承认自己是报复行径。”

“报复,首先嫌疑人得对我造成伤害吧,但我和嫌疑人素未平生,显然报复这个用词用在这里很不恰当。”

高伟一窒,暗暗叫骂。

说我玩文字游戏,明明你自己玩得才6吧!

他开始告诫自己要冷静要沉住气,毕竟宋澈也是相当狡猾奸诈的。

“那好吧,我纠正一下用词,宋专家你是故意殴打嫌疑人,这点总没错吧?”高伟质问道,见宋澈很光棍的点头,也冷笑:“看宋专家这么理直气壮的样子,似乎一点都觉得自己故意殴打嫌疑人是错的?”

“法律层面,我肯定是错的。但在道德层面,我觉得大家得点个赞。”宋澈微笑道。

“嫌疑人都被你打得脾破裂了?你一点都不愧疚?”

“我愧疚个毛线!”宋澈撇嘴道。

“……”

高伟和大家又被宋澈的无赖嘴脸给震惊到了。

连局领导都忍不住提醒道:“宋专家,注意言辞,你是一名医生。”

“领导,我冒昧问一句,即便我注意言辞了,那么这位高危记者同志,能否注意一下自己的三观呢?”宋澈道。

“我三观怎么了?我看倒是宋专家的三观,离谱得令人发指吧!”高伟没好气道。

“那好,既然高危同志这么有信心,能否也接受我三个提问?”宋澈道。

高伟顿时发觉到了不妥。

明明应该是宋澈接受质问,怎么还让他反客为主了呢?

不过话说到这份上了,如果高伟拒绝,难免显得心虚。

无奈,高伟只好点头同意了,“行,就让大家评评这里面的是非曲直。”

“别紧张,我不会上纲上线扣帽子。”

宋澈缓缓道:“第一个问题,高危同志你就确定,嫌疑人的脾破裂,是我折回去暴打他的时候造成的?”

高伟一愣,“要不然呢?难道还是嫌疑人自残弄伤了?”

“看来你也是没做足功课啊。”

宋澈道:“目前,嫌疑人的脾破裂情况,连警方都还在调查中。你说你看过监控视频,难道就没看到我见义勇为的过程吗?”

高伟又是一愣。

还别说,他尽顾着在视频里抓宋澈的问题了,至于见义勇为的过程,被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潘喜成的眼神一亮,抓过话筒,赶紧来了一记助攻:“我刚说了,这案子,警方还在调查中。关于嫌疑人的脾破裂情况,也存在诸多疑点,现在就说嫌疑人的脾脏,是宋专家何时造成的,还过于武断草率。”

“这有什么区别嘛。”高伟不服气。

“这个问题,我不太想回答,有没有哪位媒体朋友可以帮忙解答一下。”宋澈道。

“我来帮忙科普吧。”

一直冷眼旁观的乔碧云忽然举手站起来,从工作人员那要了一只话筒,用看白痴似的眼神对着高伟:“如果嫌疑人的脾脏破裂,是发生在宋澈专家解救受害医生时,那他的行为,属于合理合法的见义勇为。你难道连这个基础的法律常识都不知道吗,高危同志?”

高伟的脸一红,争辩道:“你们都说警方在调查了,谁能确保嫌疑人的脾脏,是在宋专家解救人质时候弄伤的?”

“那你可以回去再翻翻刑法,其中有一条,叫疑罪从无!”小乔冷冷道:“在当时的情况下,宋专家为了避免嫌疑人继续造成不可预估的人身伤害,情急之下,他制服嫌疑人的过程中所采取的人身攻击,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这也是警方至今没有拘捕宋专家的原因。当然,如果你一定坚持宋专家必须不损伤嫌疑人一根汗毛的情况下,化解危机,那我也无话可说。”

“但我觉得但凡三观正常的执法者,应该不会像某些杠精似的,离谱到要求见义勇为者一定要温柔细心的制服犯罪嫌疑人吧?”

“之前最高法院明确说过,从见义勇为,延伸到正当防卫,都不该对受害者强人所难。高危同志莫非还要凌驾于最高法之上?”

“而高危同志一再宣称宋专家故意造成了嫌疑人的脾破裂,难不成现在当医生的,打个架还得提前研究该造成对方几级伤残?”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