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场面一度混乱,待在一旁的李枫都看惊了,没有想到对方真的就如此强大。

无论是那敏捷的身手还是碾压式的力量,连武器都似乎是神器一样的存在,一柄并不起眼的小小短剑竟然有着如此威力。

“嘿”

哥布林勇者看到成功躲过攻击,再次从天上直接落下,从地上拔出那把短剑出来,依旧像是表现的游刃有余一样发出愉快的声音。

“哥们,别看这把剑那么小,我这可是由大量黑钢矿的精髓然后反复萃取制成。整个哥布林生活的世界糟蹋一年的矿产也就能够打造出一把,想和这个武器硬碰硬还是嫩了点”

将短剑从土内拔出,竟然用舌头舔舐着剑刃的表面,用舌头就这样清理干净上面的泥土与其他一些杂质。

变态,看着这种动作,李枫拿不出第二个词更好的来进行形容。

“来来来,让你们知道这把剑的锋利与坚韧”

不得不承认,在本身就如同哥布林一样的猥琐绿皮下,哪怕之前看着这位勇者稍微不那么驼背猥琐,在这句话的渲染下加上各种挑衅的恶心动作,李枫已经不忍直视。

刷。

所有人都未说话,静静看着哥布林勇者的表演,打算以后发制人的攻势来继续应敌。旁边从属队伍的两人已经看不下去,提起自己的武器一左一右直接冲击而出对准对方就是一刀。

清脆的两声入耳,勇者的行动之迅捷直接在两人挥砍下落的一瞬间就完成了两个转身反击的动作。两人的武器时应声而断,连切口都是平滑整洁。

青春少女户外柔美午后阳光清纯美女写真图片

真正的削铁如泥不过如此,没想到如此不起眼的一个小小短剑真的有着如此威力。

两个队员的剑刃先是折断,更让人惊讶的还在后面。待到断剑落地,所有人才发现两个人身上开始慢慢下落,原来刚刚那两击对撞不止将兵器切断,还成功伤到两位队员。

速度所快锋利所向根本无人看清,无论是这把武器还是中间站着的这只勇者,都是绝对难缠的存在。

两位队员手臂开始下滑,直到完坠地,还依旧沉浸在不可置信的表情中。做梦都没有想到前一秒还是自己身体一部分的存在现在只露出森森白骨,一时的疼痛麻痹在反应过来后开始传导,是立马双膝跪地用另一只手掌捂住不断涌出鲜血的断臂扬天大叫。

看的周围所有人都有那么一丝不忍,但谁也毫无办法,就连李枫也自认起码自己现在的技术绝对达不到断臂重生的境界。别说断臂重生,断一根手指头自己也接不上啊。

对比关心两卫队员,所有人更是忌惮的盯着这个一开始自己内心还比较轻视的哥布林。原本看起来搞笑的披风现在竟然显得是如此威风凛凛。

“哈哈哈哈,我就说你们一群乌合之众,能耐我和。现在投降我还给你们一个痛快,赶紧把那个法师给我交出来,老子任务最主要的就是杀死那个法师。当然这几个什么拿大盾的拿大剑的等等都跑不掉,这可都是分啊。哦对你们听不懂,不用在意我的话语,哈哈哈哈”

看着哥布林勇者猖狂的模样,李枫可以说板上钉钉的确认这个人和自己相差不多,猜测应该也是穿越的玩家。但对于他这种似乎和自己完不是同一个种族的,是如何的模式,何种的规则,则是一概不知。

根据猜测只能够想象也许他的任务是帮助哥布林什么事情,然后任务中还有击杀法师的要求。这可真是巧合,自己任务中需要击杀他,而他任务中需要杀死自己,是同一个系统故意的碰撞还是机缘巧合下他有着自己的故事。

但这些李枫都不了解,也不想了解,自己只想知道,面对如此棘手到根本不公平的对手,什么才是突破口。

周围的士兵队员此刻都已经被刚刚的手段吓破胆,如果说面对暴徒,哪怕实力差距也是愿意尝试一下,会能够激发出他们的斗志与牺牲精神。但面对这种近乎碾压的实力,他们心中所产生的就只有恐惧的存在。

恐惧支配着**,谁也不敢行动谁也不敢叫嚣,甚至发软的腿部连逃跑都做不到。

懦夫,李枫心中对周围的人评价只有这个词,既然无法逃脱,竟然不能激发出背水一战的昂扬斗志。原本再多的赞美此时此刻也化为乌有。

嗖。

一声像是飞镖划过的声响,静悄悄出现在哥布林勇者的背后。

眼尖的李枫是立刻发现是暗影利用自己那容易隐藏的体质静静的爬上树木上,由勇者背对的区域发动奇袭。

心中感觉到暖暖的,明明自己可以利用这种天赋逃走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进行先制攻击,为这片僵局的打破做出巨大的贡献。

所有人都在颤抖,勇者正享受着这种碾压式的快感。冷不丁的突然后背一个奇袭,自大的麻痹让他并未察觉,终于第一次攻击成功生效。两个带有锁链的飞镖深深由勇者背部的披风打入到**之中。

“就是现在,库克!”

暗影从后面站起,大声的喊着队友的名字。

库克应声而起,手中不断做着什么动作然后绕到勇者的背后。

boobr /&

两声爆炸声响,锁链打入到的地方炸裂开冰晶一样的冰花。原本就刺入皮肤的尖刺造成微量的伤害并且牢牢勾住,此刻更是造成更巨大的伤害,固定性也是直接加强。

暗影将锁链快速绑在身后的巨大树干上面,踩着锁链快速突入到勇者的背后。手中是匕首连出不断向身后刺去,就像是之前在这里第一次战斗看到的控制暴徒的手段相同。

勇者被固定住的身躯无法大幅度移动,愤怒的使劲晃动身躯。将暗影直接甩下背部,幸好是原本身躯就不算巨大只是一个半暗影那么高,也没有造成多么巨大的摔落伤害。

库克趁着这段时间空隙,快速围绕勇者的身边不断放置着各种陷阱。

勇者的每一步都深深踩入到要么冰冻要么爆炸之中,甚至还有着会立刻出现荆棘死死缠绕住腿部的陷阱。

荆棘上遍布小刺,每一次的移动和挣脱哪怕无法造成巨大的伤害,也是可以让他感受到疼痛难忍的滋味。

让所有人棘手的勇者,让所有人不敢动弹的可怕怪物,就在这样两个看起来战斗力并不高的人手中,用百般花样成功限制住他的移动。

给所有人的输出是准备出足够的空间,同样也再一次振奋起懦弱的那群人们。

Tagged